你好,游客 登录 注册 搜索
第 11 楼
表情 陈天璇 发表于 2019-4-14 23:09:39
不菅那是XYZ的新检查法,父系抑或是母系的上下追索,我们在此讨论的目标只一个,就是找出上延的历代老祖宗。无论是用何种测试,都要用两者DNA。所以,如果没机会找到任何上延的祖宗DNA,就没可能与现知的子孙连上可验証的关系。道理简单。我奇怪是,在这个「陈凤台研究网」,我只是一个外围汉,一、不在中国;二、非任何性质的委员;三、也不是顾问。但,许多情况下,我每是匿名者反对对象。少有赞同,这不健康,不多说。
第 10 楼
表情 陈天璇 发表于 2019-1-26 1:55:14
回复 匿名 的评论
现在有DNA祖源检测了,是否共祖亲生,测DNA便知。族谱已无法找到答案,就去测DNA祖源检测
这位匿名宗亲在我不同文章都提出了上述建议。我认为这是非善意反讽多于真正希望解决疑问。依我了解,原因有二:第一,DNA鉴定,要有互相的DNA;谁能方便地提交祖父以上的DNA?逐一开棺取骨?请问你将怎办!第二,据知,DNA的代代因子遗传,能继续追纵的,是母系,非父系。中国历来族谱,是开列父系非母系。所以,这匿名宗亲的回应,要吗是存心捣蛋?要吗其自身对DNA的基础认识也太肤浅了。
第 9 楼
表情 匿名 发表于 2019-1-22 0:53:43
现在有DNA祖源检测了,是否共祖亲生,测DNA便知。族谱已无法找到答案,就去测DNA祖源检测
第 8 楼
表情 匿名 发表于 2019-1-3 19:42:54
回复 陈天璇 的评论
陈日生、陈文镜撰「陈猷究竟是谁」陈凤台研究2012-5-18,“江门潮连陈氏谱载 :宣祖,讳猷,号南乔,字世道。生三子 :龙壑、凤壑、麟壑,聚族潮连( 石溪 )、石头、东莞。据此,宣祖即陈猷,猷与宣实爲一人。”他们均热衷于研究陈凤台族谱。我2010年曾到广州,获陈毓铮先生接待,他告诉我,陈猷就是陈宣。我查过,可能是,又似不是。我认为已远在八百年前,信与不信,任君取舍。《陈书》讲陈霸先祖宗都出错漏。
江门潮连陈氏谱,也是后来编的.这个记载应该不会很早.
第 7 楼
表情 陈天璇 发表于 2018-11-12 11:29:00
陈日生、陈文镜撰「陈猷究竟是谁」陈凤台研究2012-5-18,“江门潮连陈氏谱载 :宣祖,讳猷,号南乔,字世道。生三子 :龙壑、凤壑、麟壑,聚族潮连( 石溪 )、石头、东莞。据此,宣祖即陈猷,猷与宣实爲一人。”他们均热衷于研究陈凤台族谱。我2010年曾到广州,获陈毓铮先生接待,他告诉我,陈猷就是陈宣。我查过,可能是,又似不是。我认为已远在八百年前,信与不信,任君取舍。《陈书》讲陈霸先祖宗都出错漏。
第 6 楼
表情 陈天璇 发表于 2018-11-12 12:04:48
回复 陈厚君 的评论
“次弟宣居東莞縣造靛村”——此交代“次弟”宣公所遷居地方, 而陳猷所遷之地并没有“東莞縣”三字!而是新會石頭;此其三。
這正是關鍵所在!不知天璇先生如何解釋此關鍵處?!
但鼐公之孫确有个叫“猷”(與鳳臺公同輩分,比七子高一輩,應該是七子的叔、伯輩),是否此“猷”為六村陳氏始祖?!那問題來了,宣公呢?
不對之處,請指教!
关于陈猷是否陈宣这个问题,我认为我已经讲得清清楚楚。当年陈遇夫怎样查,现时我怎样查,都交代了;都写在这里面。此外,陈日生、陈文镜撰「陈猷究竟是谁」陈凤台研究2012-5-18,文内,对其他族谱的记载、包括“并非沿自陈文一支”这种提法,都作出了推论、反驳。请君在这网内查找这篇讨论,自行判断。我家族谱,只说「提领」是一官职。陈有志才是名。这就没有什幺要争辩了。
第 5 楼
表情 匿名 发表于 2018-11-10 19:35:01
回复 陈厚君 的评论
“次弟宣居東莞縣造靛村”——此交代“次弟”宣公所遷居地方, 而陳猷所遷之地并没有“東莞縣”三字!而是新會石頭;此其三。
這正是關鍵所在!不知天璇先生如何解釋此關鍵處?!
但鼐公之孫确有个叫“猷”(與鳳臺公同輩分,比七子高一輩,應該是七子的叔、伯輩),是否此“猷”為六村陳氏始祖?!那問題來了,宣公呢?
不對之處,請指教!
在无法理清,又无证据证明宣翁另有其人的情况下,应该接纳猷即是宣的表达。前人修的谱也不一定都是准的,作为民间修编族谱,都是在明代才允许,修谱时明代至宋代这一段,是没有记载的,只有靠口口相传,逐代逐代找回,有偏差属于正常的。
第 4 楼
表情 匿名 发表于 2018-10-15 10:52:17
陳遇夫校訂族谱时,最始祖依然是广东南雄陈猷,祖籍广东南雄珠玑巷人。现今的人却将猷改为宣接入凤台祖,有何证据!
第 3 楼
表情 陈厚君 发表于 2018-10-12 20:42:13
“次弟宣居東莞縣造靛村”——此交代“次弟”宣公所遷居地方, 而陳猷所遷之地并没有“東莞縣”三字!而是新會石頭;此其三。
這正是關鍵所在!不知天璇先生如何解釋此關鍵處?!
但鼐公之孫确有个叫“猷”(與鳳臺公同輩分,比七子高一輩,應該是七子的叔、伯輩),是否此“猷”為六村陳氏始祖?!那問題來了,宣公呢?
不對之處,請指教!
第 2 楼
表情 陈厚君 发表于 2018-10-12 20:41:55
我也與個別宗親談及過猷公不是宣公問題的假設。即:
在《謨翁遺牒》中,曾提及“兄弟七人”,説明兄弟七人聚一起,沒有一子參加羅貴南遷行列。此其一。
關於陳宣,除了説出七子名号,關於陳宣,僅此一句:「次弟宣居東莞縣造靛村。」”謨翁説“次弟宣”,并沒提“次弟猷”——此其二。
第 1 楼
表情 陈厚君 发表于 2018-10-12 20:41:08
我談下個人看法。
在陳天璇先生文中談到:“其另一(于民国修订版)族谱则记载:「自南宋开禧元年正月初五日,始祖猷翁,自南雄珠玑巷,初到新会古冈州。历观各处地方,可为养生乐业,遂开辟于石头(开禧元年正月十五日移到石头)而世居焉。传至五世,元开国初,始祖从善翁,乃迁居新宁峒都上阁堡东山里而开族焉。」(见「墩头《陈氏族谱》,铅印本」。
  • 1/1
  • 1
热门评论
匿名 发表于 2018-10-15 10:52:17
陳遇夫校訂族谱时,最始祖依然是广东南雄陈猷,祖籍广东南雄珠玑巷人。现今的人却将猷改为宣接入凤台祖,有何证据!
匿名 发表于 2019-1-3 19:42:54
江门潮连陈氏谱,也是后来编的.这个记载应该不会很早.
陈厚君 发表于 2018-10-12 20:42:13
“次弟宣居東莞縣造靛村”——此交代“次弟”宣公所遷居地方, 而陳猷所遷之地并没有“東莞縣”三字!而是新會石頭;此其三。
這正是關鍵所在!不知天璇先生如何解釋此關鍵處?!
但鼐公之孫确有个叫“猷”(與鳳臺公同輩分,比七子高一輩,應該是七子的叔、伯輩),是否此“猷”為六村陳氏始祖?!那問題來了,宣公呢?
不對之處,請指教!
陈天璇 发表于 2019-4-14 23:09:39
不菅那是XYZ的新检查法,父系抑或是母系的上下追索,我们在此讨论的目标只一个,就是找出上延的历代老祖宗。无论是用何种测试,都要用两者DNA。所以,如果没机会找到任何上延的祖宗DNA,就没可能与现知的子孙连上可验証的关系。道理简单。我奇怪是,在这个「陈凤台研究网」,我只是一个外围汉,一、不在中国;二、非任何性质的委员;三、也不是顾问。但,许多情况下,我每是匿名者反对对象。少有赞同,这不健康,不多说。
陈天璇 发表于 2019-1-26 1:55:14
这位匿名宗亲在我不同文章都提出了上述建议。我认为这是非善意反讽多于真正希望解决疑问。依我了解,原因有二:第一,DNA鉴定,要有互相的DNA;谁能方便地提交祖父以上的DNA?逐一开棺取骨?请问你将怎办!第二,据知,DNA的代代因子遗传,能继续追纵的,是母系,非父系。中国历来族谱,是开列父系非母系。所以,这匿名宗亲的回应,要吗是存心捣蛋?要吗其自身对DNA的基础认识也太肤浅了。
匿名 发表于 2019-1-22 0:53:43
现在有DNA祖源检测了,是否共祖亲生,测DNA便知。族谱已无法找到答案,就去测DNA祖源检测
陈天璇 发表于 2018-11-12 11:29:00
陈日生、陈文镜撰「陈猷究竟是谁」陈凤台研究2012-5-18,“江门潮连陈氏谱载 :宣祖,讳猷,号南乔,字世道。生三子 :龙壑、凤壑、麟壑,聚族潮连( 石溪 )、石头、东莞。据此,宣祖即陈猷,猷与宣实爲一人。”他们均热衷于研究陈凤台族谱。我2010年曾到广州,获陈毓铮先生接待,他告诉我,陈猷就是陈宣。我查过,可能是,又似不是。我认为已远在八百年前,信与不信,任君取舍。《陈书》讲陈霸先祖宗都出错漏。
陈天璇 发表于 2018-11-12 12:04:48
关于陈猷是否陈宣这个问题,我认为我已经讲得清清楚楚。当年陈遇夫怎样查,现时我怎样查,都交代了;都写在这里面。此外,陈日生、陈文镜撰「陈猷究竟是谁」陈凤台研究2012-5-18,文内,对其他族谱的记载、包括“并非沿自陈文一支”这种提法,都作出了推论、反驳。请君在这网内查找这篇讨论,自行判断。我家族谱,只说「提领」是一官职。陈有志才是名。这就没有什幺要争辩了。
匿名 发表于 2018-11-10 19:35:01
在无法理清,又无证据证明宣翁另有其人的情况下,应该接纳猷即是宣的表达。前人修的谱也不一定都是准的,作为民间修编族谱,都是在明代才允许,修谱时明代至宋代这一段,是没有记载的,只有靠口口相传,逐代逐代找回,有偏差属于正常的。
陈厚君 发表于 2018-10-12 20:41:55
我也與個別宗親談及過猷公不是宣公問題的假設。即:
在《謨翁遺牒》中,曾提及“兄弟七人”,説明兄弟七人聚一起,沒有一子參加羅貴南遷行列。此其一。
關於陳宣,除了説出七子名号,關於陳宣,僅此一句:「次弟宣居東莞縣造靛村。」”謨翁説“次弟宣”,并沒提“次弟猷”——此其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