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好,游客 登录 注册 搜索
阅读新闻 背景:

重新淺釋《槎洲族譜》五大環節

一、先談陳猷遷徙年推前的因果變奏

[日期:2022-02-04] 来源:陈凤台研究  作者:陳天璇 [字体: ]

     一、猷宣不同,在於遷徙

我認為若要弄清楚以上兩族常發生的涉及譜內某些人物與事件年代的有關糾纏,比如,“陳猷與陳宣之間的種種”,是務須首先設法查校陳猷遷離南雄的年份。因記載中,那是二人從南雄至石頭定居的另一個“再現”的相同地,或甚至相同期。而且這是這兩個不同的名字真正在各族譜“露面”的新起址。但又明顯地稍為有時間差距,那應是力言相同之前的最脆弱一環,也是因而使不同的另一方能夠分出不同身份的有利切入點。因年份不吻合。這就是二人有分別。

陳天璇:一、先談陳猷遷徙年推前的因果變奏

 上圖:南雄珠磯巷的現代版網上旅遊圖照,在這裡曾居住過我們各個姓氏祖先。

 

                  “六村族譜”記載陳猷是於南宋寧宗開禧元年(即1205年)離開南雄;而按“陳謨《遺囑》”,只說他自己是生於南宋孝宗乾道癸已九年(即1173年),那麼,既然陳宣是七子中排二,就當是兩年後出生,即1173年,應是合理。即使如此,也與陳猷後了許多。至於何時遷離南雄,陳謨《遺囑》內很含糊,只這麼一句“是時也”,就算應付過去了。後面所形容的,似是與“胡妃之禍”一起走,也似是與“其父鳳台及其他的兄弟”集體逃離。在這一次,“鳳台七子”與父是於1217年因陳鳳台在前一年向宋帝上《緩金伐元疏》恐罹罪,舉家逃離南雄,分頭匿居多處,陳宣(與子陳巧)遷往石頭。比開禧元年(即1205年)晚了12年。若以南宋度宗咸淳八年(即1272年)那次,則兩者相差67年。不管用那一次年月,若跟南宋初期紹興元年(即1131年)我假設的,讓陳猷上調的那次與如果相較,比之1205也好,比之1217也罷,比之1272就扯得遠,總之,還是陳猷比陳宣更早到新會定居。無論如何,都有出入。但這樣比較,亦可作為論證“陳猷不是陳宣”的最簡單最易明的第一種佐證。另外,再看看(他或他們)與羅貴因“蘇妃”而上書要求遷出南雄那次版本,陳宣的參與是通過認同他是“陳世道”(見《江门潮蓮陈氏谱》,內中就是陳宣,諱猷,号南乔,字世道的刻意映射記載);而陳猷則是與羅貴一起帶頭上書(見六村版有關“胡妃”事件記載)。陳宣是間接參加的;陳猷是直接帶頭的。從有關這宗描述中也分出不同人。

               然而,至今“我六村族”與“鳳台七子族”的關係,依然糾纏難免,彼此在後續因雷同,爭論仍在。比如,除了他們二人是否有別,再到雙方下延世次重叠。包括,最常被提及的,是涉及陳從善及陳有志的上延下續的那些世次。追溯問題源頭,總會回到陳猷。這人是誰?他那裡來?說真,遍查族譜,有關他的個人資料其實不多。曾寫上族譜的,就那麼三兩句。六村解元陳遇夫四百年前重校我族《石頭譜》,有關“陳猷”時這樣寫:“始祖考,讳猷,号南乔,举明经科。先世避金乱,由汴梁迁南雄之保昌县珠玑巷。至明经(即:北宋末或南宋初期曾經举行明经科举之年,他參加考試後)始迁居古冈州之石头乡。今属新会县。墓在石头里蛇子塍之原。 祖妣何氏,生巧,墓在石头里,迳口之原。”這段話,也顯示這個陳猷,別名不叫「陳宣」,號是「南喬」。他死後有明確墓葬地。

         而鳳台次子陳宣則指,已是進士,遷東莞造靛村。生三子龙壑、凤壑、麟壑,聚族潮蓮、石头、东莞。若據陳猷版本,壑、麟壑與凤壑非兄弟,那麼另二人又是從來而來。

 

      二、先世汴梁,舉明經科

 

另外,關於陳猷,尚餘可以追踪的線索是,(一)、“举明经科”,是指他通過了這場科舉考試。(二)、“先世避金乱,由汴梁迁南雄之保昌县珠玑巷。”即是,他的祖輩來自汴梁(開封,北宋首都),因為逃避金兵入侵之亂(其實,查史,也不過是距離蘇妃事件導致珠璣巷3397戶集體上書要求移籍珠江下游兩岸,彼此相差短短幾年之前發生事件),而由汴梁迁南雄珠磯巷,應包括他在內。(三)、“至明经,始迁居古冈州之石头乡。今属新会县。”這一句最關鍵,我解讀是,陳猷在通過了他那階段舉辦的明經科舉之後,才動身遷居至新會石頭。舊名叫古岡州。但,對於他參試的那場科舉是在那年發生,沒有明載;同時他於那年遷往古岡州石頭鄉,也是沒有明載。(注意:以上是我族《石頭譜》有關陳猷的記述。)

那麼,回頭查看,是誰在那裡說“陳猷是於開禧元年遷往石頭”?那是,在槎洲重編族譜中,它出現在《提領公遺囑書》之內,這位“提領”即陳有志,是陳猷下延的第八代孫,陳夢麟之子,“提領”是他官職,名字叫陳有志。

    不過,對於“先世何時遷來”及“陳猷何時遷出”,陳遇夫在《石頭譜》曾評說:“按譜稱,避金亂遷南雄,則是南渡初也。再遷古岡,去初遷多近,則未有考。今世俗相傳,謂淳二年(即西元1266年),以宮儐之故。其說不見史傳。嘗細求其實,得之鄉老所紀遷居來歷事蹟,則紹興元年(即西元1131年)。紹興改元,在高宗建炎四年(即西元1130年)之後。去淳一百四十餘年。錯謬如此,故知淳宮嬪之說乃誤傳耳。”這一段評語就是很明顯地在表示他的質疑。

    陳遇夫當年沒直白說出答案,只談及兩個流傳的“年代”(一是咸淳二年(即公元1266年)因為宫傧之故大眾出逃,另一是南宋高宗绍兴元年(即公元1131年),那是他從新會鄉老所纪遷居来歷事迹留下來的官樣批文紀錄,其實,應可視為“陳猷遷出”的年代的佐證。但他因為無從矯正“世俗相传”所信那段“走妃”传聞;雖然他不苟同,但,在最後定稿時,僅表存疑作罷。(可惜!)

 

      三、羅貴版本,蘇妃故事

 

    然後,當陳遇夫在編撰《家譜錄》三卷期間,在“本支考”文內還是留了一句:“竊意石頭初遷,決非咸淳。”(那是否定1266年的“胡妃事件”之說)後來,在“本支考跋”內,他再解釋:“蓋譜牒不存,郡邑之志有闕,流俗沿訛,固其宜也。”這是交代他為何又未採他曾見批文是寫紹興元年作為答案。

    也是據他所提“存疑”,我以紹興元年(即1131年)的上書及批文為據,嘗試推敲這位祖輩曾在新會時看到(那次遷徙文件)但他未作大膽採用、皆因認為如此上調,未必能改變族人早已習慣的“石頭初遷”年代的舊說法。我做了他存疑未決而“沒做”的事。因為蘇妃、胡妃事件,兩者相距,達百多年。

與此同時,再讀資料,我更是傾向於認為,其實“蘇妃”與“胡妃”這合二為一的混談故事裡,極可能是後者借用前者,為增加其悽麗與傳奇性。

兩者雖然類同,但,一在南宋初期,一在南宋末期。另外,蘇妃的故事是,官民互相合作,一起瞞騙皇帝,最後收場是官民與故事中男女主角平安。胡妃的遭遇是,無端被貶作尼,家奴因怨泄密,皇帝再度下旨追究,大眾慌忙落荒出逃,男女主角抱憾輕生。同使南雄居民出亡,前者集體有秩,後者分頭落荒,又完全是兩番景象。

    如果確實採用這宗“蘇妃事件”作為“遷出年代”上調,陳猷是在紹興元年伙同“羅貴等9733姓珠磯巷居民”上書求請獲準南雄官府放行,目的地是南粵待開發的珠江農區,並兼得當地的縣府大人容許轉籍。這場集體遷移,行列井然有序,背後的緣由是官民當時都為彼此安全,互相配合迅速行動之故。

    在現時能見的相關族譜記載中,最可信該先數羅貴一族所存的版本。

    另外,還有《謝氏》、《麥氏》及其他姓氏的版本。尤應注意,《羅氏》及有些版,在記述中附有97戶的人名,內中有關陳姓列名,如《羅氏》的,則有一人叫陳世道;又《麥氏》的,把陳猷與羅貴並列為帶頭的上書主導。應一提就是,鳳台七子族譜中把“世道”二字列為陳宣的“號”,其取向太着意

 

      四、遷移原因,天災地劫

 

    關於“蘇妃”這案牽連,任何版本,都提羅貴,查《羅氏》版,應最可靠。

    以下,先看東莞英村《羅氏族譜》的手抄本,在 “赴始興縣告案遷徙詞”條目下,記:

    「保昌縣牛田訪十四圖珠璣村歲貢生羅貴,居民麥秀、李福榮,黃複愈等連名團為逃難俯乞文引早救生靈事。貴等曆祖辟住珠璣村,各分戶籍,有丁應差,有田賦稅,別無虧缺,外無違法向惡背良,為因天災地劫,民不堪命,十存四五,猶慮難周,及今奉旨頒行,凡民莫敢不遵,貴等因思近處無地堪遷,素聞南方煙瘴地面,田多山少,堪辟住址,未敢擅自遷移,今開居民九十七人團情赴大人階下,伏乞立案批給引文,經渡夾津岸陸,庶眾生早得路遷移安生有址,沾恩上詞。紹興元年正月初十日團詞人羅貴等。」其實,《謝氏譜》亦作咸淳九年正月初五;而《麥氏譜》則作開禧元年 (1205) 正月初五。上書詞文均相同。

由此可見,所列原因僅三:一、是“奉旨頒行取土築作寨所”;二、是“天災地劫”;三、是“南方土廣人疏,必有樂土”。而文字上沒提就是“窩藏蘇妃……恐上查究”,其實,這才是背後的實因,大家知而不宣,也因此南雄府在十天內發下準許批文。

南雄知府鐘文達批准文如下:

    「查得貢生羅貴等九十七人,原系珠璣村屬人也,詞稱遷移之故,行慮集兵之擾,非有禁過之例,准案引行,此照通行,方至止處,即傳該掌官員,告下複引,毋違。」

    另有具體的指示是,吏房文吏黃英茂行本府(即南雄府)文引如下:「嶺南道南雄府為逃難給行早救生靈事。本年正月十三日據始興郡保昌縣牛田坊十四圖珠璣村貢生羅貴等連名呈稱前事內開:為天災人禍,民不堪命,十存四五,猶慮難周,及今奉明旨頒行,築土設寨。因思近處無地堪遷,遠闡南方煙瘴地廣人稀,堪辟住址,未敢擅自遷移等情到府,據此案查民貢生羅貴等九十七名,非惡孳民氏。為此合就行給文引,批限起程,凡經關津岸陸,此照通行,毋得停留阻禁,方到此處,合應行赴該府州縣立案定籍,繳報文引,以憑造冊,轉報施行。紹興元年正月十五日給限四月二十日繳,吏房書吏黃英茂行。」即是,有效期為紹興元年 (1131) 正月十五日,給限四月二十日繓。以三個月多五日期為限。

 

         五、九十七戶,陳姓有四

 

同時,據《英村羅氏譜》版本3397戶的上書名單有:“1羅貴、2李福榮、3李應元、4伍悅、5吳孟魁、6譚君可、7張汝學、8馬彥彩、9馮三才、10陸道思11.梁淮12.麥信可13.吳仲賢14.黃複愈15.陸以信16.曹一常17.鄭一元18.周彥才19.譚廣信 20.馮元昌21.胡漢瑞22.高易思23.黃羲24.何大參25.陳世卿26.黃可潤27.周觀達28.趙世常29.梁弘益30.周君羲31.陸雲遠32.蘇汝卿33.高子啟34.胡勝章35.蔡春澤36.吳國禮37.歐以信38.陸潤成39.文可大40.黃仲貴41.譚文廣42.黎人傑43.李伯宗44.李德裕45.黎元海46.吳永奇47.趙汝榮48.湛英奇49.黃文富50.蔡二齊51.馮大澤52.李子龍53.黃天挺54.梁淳化55.何汝祥56.黃悅中57.伍之露58.盧明遠59.郭子交60.黃秀系61.阮可益62.區孔道63.高遠64。湯佐65.馮道立66.黎聖進67.李聖悅68.馮元澤69.陳子龍70.譚廣孚71.周伯通72.陳世興73.謝忠不74.黃聖永75.陸榮澤76.黃文禮77.黎文達78.何鵬羽80.吳仁禮81.黃棠82.何一83.伍顯才84.溫大化85.尹中奇86.黃元生87.陳世道88.李子才89.馮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