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好,游客 登录 注册 搜索
背景:
阅读新闻

名人介绍:陈宜禧先生

[日期:2012-05-20] 来源:台山政府网  作者:佚名 [字体: ]

 
 



  陈宜禧  (1844-1929)台山斗山朗美村人。少年家贫,以卖髻绳、针、钮为生。1864年赴美,在西雅图火车站当清洁工、筑路工。1889年组建广德公司,自任总理,包工承建北太平洋铁路工程。他先后在美国从事铁路建设达40年之久,筑路经验丰富。光绪三十年(1904)回乡,以“不收洋股,不借洋款,不雇洋工”为号召,倡建新宁铁路,得到县人及旅外侨胞的支持,纷纷投资,先后共筹得股金425万银圆,并于1906 年成立新宁铁路公司,陈宜禧被推为总理兼工程师。历经14年的施工,于民国9(1920)年,建成斗山至北街干线和台城至白沙支线的新宁铁路,写下了我国自力建筑铁路的光辉史页。

  陈宜禧享年85岁。新宁铁路董事局特其铸铜像于台城总站,以志其功。

陈宜禧与铁路

 
  最近,我国为火车再一次提速,为200公里时速周详论证及实施,铁路与高速公路、空中航线并驾齐驱。人们享受着一日千里的奇妙,是否会想到前人的“开拓”?清末,广东台山要建一条“中国人的铁路”,费尽口舌,慈禧才御笔“依议,钦此”———
 
  那是一个世纪前的1906年。
 
  已是清朝末年,广东江门的五邑,开始建造一条新宁铁路,它贯穿新宁(“台山”之旧称)南北,与江门、新会相通,全长133公里,车站46个,途中涵洞236座,桥梁215座,这么巨大的钢铁长在古老的乡土上来回穿梭,对繁荣经济起到了重要作用。
 
  值得一提的是,中国第一条民营侨资铁路算1904年—1906年华侨张榕轩、张耀轩兄弟投资300万元建造的潮汕铁路,由日本公司承建;与新宁铁路同期动工的京张铁路,虽有詹天佑当总工程师,但也雇佣了外国工程师。而台山旅美华侨陈宜禧先生组织建造的新宁铁路,宣称“以中国人之资本,筑中国人之铁路;以中国人之学力,建中国人之工程;以中国人之力量,创中国史之奇观。”给当时留长辫子、穿大襟衫的男男女女极大的惊喜。然而,才建起三十多年,铁路在连串的爆炸声中,从地球上幻影般消失了。一个后来的居民说:“新宁铁路就经过我的家乡,台山一个墟镇。从小我就知道那里行过火车,并且一直怀着好奇的心情盼着(重新)通车,有时甚至走到废弃的路基上,眼巴巴地望着望着”……
 
  望?那么就让我们望望这条铁路的创始人陈宜禧吧———
 
  一
 
  陈宜禧,在清代新宁县矬峒都六村出生。据家谱说,出生日是道光25年11月16日(即1845年12月14日)。这个六村,出过不少名人,如康熙年间广东第一名举人陈遇夫,嘉庆出了进士陈司火雚,20世纪爱群大厦的董事和监督陈卓平,中国民航奠基人陈卓林等等。陈宜禧十四岁那年,挑货郎担被顽童踢翻,他没有争执,默默拾起零散的货物准备走开。一位回国探亲的华侨陈宜道看见,“孺子可教也”。1860年,还不到16岁的少年,就跟陈宜道先生乘船过大洋彼岸。
 
  有点幸运,他在美国没有做苦力,而在一个铁路工程师家中帮佣,细心、责任心,感动了洋人一家,夫人教他英语,男主人送他到铁路夜校。1865年,二十出头的陈宜禧,已经参加修筑美国中央太平洋铁路工作,从杂工升为管工、助理工程师。有点积蓄,加入族叔陈程学在西雅图的铁路附属的公司,成了合伙人。铁路圈子里,咬着牙沉着气一干20年,到1888年,已经在西雅图开了三层楼的广德公司,专为铁路介绍劳工。在西雅图发生9次排华事件中,他没忘记维护华人,请美国律师起诉后,终使华侨获得27万美元的赔偿,全分给受害者。人们不知道,他本来垫付了近万元的律师费。
 
  家乡落后一直是心结,陈宜禧本打算有钱回台山搞纺织业。台山建县400多年来,交通闭塞是落后的重要原因,水路靠帆船,陆路靠手车和轿子,光绪起就不断有华侨注入资金改善交通。1904年2月,62岁的陈宜禧阔别多年终于回乡了,这时恰巧发生保路运动。鉴于帝国主义不断获取我国修路的权利(路修好才能大量从中国拿钱拿物“让中国人还债”),美国开始答应5年修好粤汉路,但只修了50公里的广三(水)线就没钱,竟把2/3股票卖给比利时,引起广东、两湖人民强烈抗议,要求清政府向美国收回粤汉铁路的修筑权,运动普及到全国的绝大多数省份。陈宜禧铁了心,在家乡不再搞纺织而搞铁路。修铁路?乡亲们目瞪口呆了,广州才刚刚有那小段铁路,听说潮汕也有一条,我们一个县能行吗。积累了修路经验的陈宜禧,似乎涌出满肚子的话,向乡亲慢慢讲解那两条轨道的远景,朦胧中,大家也似乎听见了汽笛的呼啸,远景渐渐移近、明朗起来。回乡才4个月,陈宜禧邀集乡亲,成立新宁铁路筹备处,起草一系列文件,强调“不收洋股,不借洋款,工程由本县人自办。”他打过算盘———到美国、加拿大甚至香港筹集资金,县内的铁路只要五六十万元。从1905年起,白发苍苍的陈宜禧迈开双腿集资了,口号很简单:“以中国人之资本,筑中国人之铁路”。无数的海外华侨为此感动,为了家乡,那遥远朦胧而美丽的家乡,把多年辛辛苦苦积攒的血汗钱捐献出来。多年在美国、加拿大,看人家有了铁路,一年一年富强,自己家乡却像奄奄一息的老牛拉不开腿,华侨含着悲痛也怀着热情纷纷捐献,捐款达到275万8412元,超出了原计划四倍。
 
  二
 
  官方开始打主意了。1905年3月,新宁县知事(相当于台山县长)陈益,呈文两广总督岑春煊,要求将新宁铁路定为“县官倡办”,试图夺铁路管理权。可是,由于财政没有实力,且章程过于简单而无法得逞。4个月后,广东商务余干耀,草定了22条宁阳铁路的章程向上呈报立案(宁阳也是台山———编者),陈宜禧当然知道这也是为了抓权,属于“国情”之类,好吧,他干脆花钱给自己“捐”了一个官衔———正三品盐运使,于是,变成“官府里的人”在修铁路。为此他苦恼,“以海外归来之身,声名不足以动人,周旋又不能中节。脚靴手板,学官样而未工;屈膝折腰,步时趋而多折”,真是“欲骂则无声,欲哭则无泪”啊(陈宜禧语)。
 
  1905年11月,新宁铁路的股东将陈宜禧任命为宁阳铁路公司总经理兼总工程师,章程声明“不收洋股,不借洋款,不雇洋人,以免利权外溢。”陈宜禧知道,不少华侨也从事铁路的工作,可以邀请回来。铁轨经过哪一个村庄,就由哪一个村的村民负责土建工程,领取工价。如果村民不愿意,则由公司雇人,该村不得提出异议。
 
  计划送审时,两广总督岑春煊又提出,“无碍田园庐墓始得筑路”,更有人搬出直到今天还在热衷的“文凭论”,提出“应由领有外洋毕业文凭之人妥为办理”。而实干派未必有文凭,陈宜禧摆出自己“在金山各埠承办铁路四十年,领有造路工凭照”,清政府驻美的官员梁诚,也证实了陈宜禧的资格,慈禧太后才发出“依议,钦此”的最高指示,这已是1906年1月22日。到5月1日,铁路终于开工了。“远望巷山树色浓,条条古道透上冲;野猿渴饮三仙水,鹊鹤群栖渡头松。麦巷牧童吹玉笛,金溪寺僧撞铜钟;夜来携酒水口饮,醉到天明月上中。”在最初公益(地名—编者)段的勘察中,陈宜禧写下了这首诗。其中,三仙、渡头、麦巷、水口等都是这段路的地名,表明自然风光的美丽和原始。
 
  开工却隐藏着先进的生产力和愚昧的封建势力的斗争。土建工程中要划出地段,于是,作为起点的新昌(今开平)姓甄的有钱人家提出“轨道车头有碍水利祠墓”,要改道。这种先例一开,“所过通都大邑,各乡巨村,以至小里落,各姓各族,鲜有不恃其龙盘虎踞之势,严其彼疆此界之限。”“或迷信风水而起反抗有之,或恃强权而起反抗有之……工程所至,风潮迭起”,闹事的有200多起,被迫修改的弯轨达29处。也不能全说村民愚昧,没见过硕大的铁龙如何在细窄的两条轨道上飞奔。陈宜禧到老百姓中,解释铁路的功能和长处,在设计上也作一些让步。鉴于仍有无知的村民指责修路“破坏风水”,对施工人员泼粪水,打骂兼施,他决定上北京找朝廷解决。从香港先坐船到上海,住进高级的大酒店,与侍应生闲聊中,得知酒店也住了一位朝廷的亲王,他喜出望外,立即请求引见。维新运动之后,清廷贵族对修路开矿深表嘉许,所以,亲王赐他上方宝剑,如有违抗先斩后奏。陈宜禧满心高兴回到故乡,那伙人再不敢乱说乱动了。
 
  铁路终于向前延伸了,开始公益到斗山的59公里在1908年通车,第二段公益到江门50公里在1913年通车,到1920年3月20日,台城至白沙完工,28公里,三段总长133公里。每个车站候车分男女两室,那还是清朝,男女授受不亲嘛。通车那天,牌楼高耸,彩旗飘扬,万人围观,下面各车站也挂许多贺联,如“登二十世纪舞台演吾邑民族进化精神得此铁路告成交通赤县开千万人群讲座举今日实业竞争主义为我众生说法唤醒黄魂”,在下坪站还有:“下土舆情洽平山大道成”,用鹤顶格,开头两个字就有了本地地名。人们欢天喜地,迎接科学昌明的时代。这当中开拓了两项新技术,一是斗山有个火车转盘,让车头开上去转180度转换方向,省却车头占地;另一项火车渡江,当时难以架桥,让火车乘船,今天依然在用,但台山的比琼州火车坐船过海早了90年。巴金先生在《机器的诗》中生动地描述火车过江的情景后说:“这是新宁铁路上的一段最美丽的工程”。新宁铁路还带动沿线各方面的发展。如当时黄毓堂开了马车公司,每车两马,可载6人,或货载12担,一车收费6角。到新宁铁路开通后,马车一落千丈,最终关门大吉。1909年,陈宜禧被清政府聘为四等顾问,尊称资政大夫,官阶由正三品升至正二品,而詹天佑是正四品,陈宜禧便获得当时铁路界最高的政治地位和社会地位。
 
  当时也由于治安不太好,不时也出些问题。1916年7月,新宁火车行到汾水江站,被匪徒三百人蜂拥登上火车打劫。车头当场打死司炉二人,司机以及护车警察也被打伤。走的时候,抓去收票的职工以及百多名男女乘客。连邓本殷(湖南人,曾任广东琼崖护军使)之弟邓本雄,也被掳去。到知事(最高行政负责人,相当于市长)派来大队人马救援时,贼人已驾两艘帆船从南垣逃逸了。还是那天,火车从江门返回台城,行至汾水江站,又有匪徒百多人,乘坐一艘小艇,还有运载汽车过渡的那种大船两艘,到江边附近设伏。见火车将至,对着车头开枪,不但把司机打伤了,炉前工二人也负了伤。贼人到二等车搜劫,后也掳去一百六十人,在头等舱有三个当地的要人,也一并当了俘虏。总之,这种事传出去,多少也影响新宁铁路的营运。
 
  1923年,孙中山以新宁铁路“不能担任军饷”为由宣布没收,经侨胞多方说项,才收回成命,允许台山实行地方自治,后来还接见陈宜禧,任命他为筹备铜鼓(地名—编者)商埠的委员,想把它建成南方第一商港。直至1926年,孙中山去世之后,铁路股东出现纷争,有人通上了官府,接管了陈宜禧全部职权。陈宜禧说:“无论何时,其有以非法相加,破坏我宁路商办之局者,宜禧一息尚存,誓死力争。”陈宜禧被“贬”回家乡后,还在想将来要把铁路修到阳江,将来再和粤汉路接通。但因心力交瘁,神经失常,终于在1929年(一说1930年)6月25日在家中去世,享年84岁。出殡之日,万人送丧,有挽联曰:“遗恨弥深,铜鼓商场犹未辟;伟人已逝,阳江之路待谁成?”
 
  1929年,铁路归回民办,财政一度好转,至1932年每年赢利20万—40万元。可是,由于世界经济不景气,侨汇减少,农村经济萧条,很快就使铁路再亏损。1935年后,许多投资者都收不到股息。而日寇进入珠三角后,铁路受到日机几十次猛烈轰炸。每次都全民动员,最多两天填平路基,铺好枕木,让交通恢复。1938年12月12日,第一次接国民党第四军驻江门办事处负责人徐景唐电令,限年底前破坏铁路,于是开始拆大江桥和冲篓桥;1939年江门失守,本地人第二次再破坏铁路,沿路抽人拆铁轨藏在各乡,后更把23782根运往广西修黔桂铁路,枕木就作为工钱分掉。1940年又来命令,5天内把路基彻底破坏,结果使铁路完全被摧毁。
 
  岁月悠悠,时光匆匆,中国走到了改革开放的时代。
 
  1984年9月26日,高1米80的身穿长袍马褂的陈宜禧全身铜像,在台城花坛中央落成,铜像上方,还盖有一个花岗岩的亭子为他遮挡。当年,新宁铁路董事局要为陈宜禧建铜像,陈宜禧诙谐地说:不,我怕日晒雨淋。那句话传至今天,细心的乡亲们就特地加盖一个“棚子”,让老人家安乐地看着家乡一年年翻天覆地的变化吧。(梁莨 来源:“金羊网-- 羊城晚报”)

收藏 推荐 打印 | 录入:glen | 阅读:
本文评论   查看全部评论 (0)
表情: 表情 姓名: 字数
点评:
       
评论声明
  • 尊重网上道德,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 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 本站管理人员有权保留或删除其管辖留言中的任意内容
  • 本站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您的评论
  • 参与本评论即表明您已经阅读并接受上述条款
热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