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好,游客 登录 注册 搜索
背景:
阅读新闻

谈陈瑚「征荆南」的相关内容和推断

[日期:2014-04-12] 来源: 美国松石居书坊  作者:陈天璇 [字体: ]

    让我们从《谟祖遗牒》入手细读,无论现时所见任何一个版本,对陈瑚下延世系都基本相同。名号、世次,代代相承,环环互扣,直至陈凤台及他的七子。这暂时非大家要争议的。正如近日亦有宗亲指出,我族陈氏其间经历「三次迁徙」,一迁福建龙溪,二迁广东南雄,三迁珠江各地。我想,这应是全篇最值得我们珍贵的宗族「链接」资料。有宗亲亦提问,那么,其他支系怎载,其他都没有呀!从「陈凤台及其七子这一族」,向上延,往下续,《谟祖遗牒》所说是仅有的启示。

 

    从时间跨度说,如果陈瑚曾经「仕宋建隆」这句叙述成立,那么就让我们从宋太祖建立宋朝开始,他的第一个年号是「建隆」(960-963),然后自那一段年代下延,至陈凤台及七子离南雄,姑且暂定南宋嘉定时期(1208-1224),前后大约264年,合计共传了代。又那以后,七子繁衍,各有各的世系。理应大家有此共识。暫且算是討論範圍。而《谟祖遗牒》是我們目前唯一可遵循線索。

 

    这乍看很完整,但还是有问题。譬如,三个「链接」,三次「谪迁」,存在未能解释的「历史背景」和「相关佐証」。具体地讲,现时在这九代的世次承传中,争议最大最多是陈瑚的「上延」与「下接」的「有关描述」是否吻合,包括「谪迁福建龙溪」,这是最先一个「链接」,涉及与「陈洪进」关系、「征荆南」的参与、及「陈瑚九子」的当官年代;其次,是「陈兆」的「谪迁」背景,与「陈文」的徙入广东南雄,这是第二「链接」,涉及「陈兆」犯什么错,在那任职,确认「陈文」是我族入粤一世祖;第三,是「陈凤台与七子」因「何种原因」于何时逃离南雄珠几巷,散寓珠江邻近各地。而促发这转变,可查証的事件,包括《遗牒》中所说的英祖「因差抚夷不行、现时宗亲倾向相信「陈辉上《缓金伐元疏》犯忌」、及过去流传的恐因「胡妃溺水」罹祸那段典故。以上三个「链接」三次「谪迁」都是这《遗牒》述及的我族「链接」与「他迁」的演译。

 

    围绕第一「链接」,我今撰此文主要是试图检証「陈瑚」的上延与下接的「可信」和「可能」的程度。我以四个问题着手(而又互为因果)推敲:一、陈瑚与陈洪进的承传关系;二、陈瑚参与「征荆南」的历史事件;三、陈瑚与九个儿子的生存时代;四、陈瑚「谪迁福建龙溪」的「合理性」。

 

一、陈瑚与陈洪进的承传关系:

 

    在现存《谟祖遗牒》中所载,陈瑚与陈洪进的承传关系有三种不同的讲法:一是「洪进生瑚」,二是「传十二代生瑚」,三是「传二十二代生瑚」。我想,「传十二代」、「传二十二代」都可以不必谈,因为显而易见,若那样,世次承传数目字「不合理」。暂当「传抄笔误」搁下。余下的探讨是,是否「父子关系」。陈洪进是正史历史人物,他的存在生卒年月可查。问题只是,陈瑚如何切入,关系才算合理。一、我们从正史知道陈洪进生卒年代,是914至985,享年七十一岁,是福建泉州人或仙游人,大半生是管治福建漳泉之地,五代末期一方之雄。945年起,先属「南唐」统辖;978年后才向「北宋」称臣。最后是官拜「武宁节度使」、同平章事。他在「闽国」(909-945)阶段仍未算是发迹。二、陈瑚,正史无任何的纪录,福建族谱亦无寻迹。只是《谟祖遗牒》中说,「仕宋建隆」(即是在960-963时在宋朝内做官),又说「因假道征荆南, 犹踵灭虞之策, 赍钱羁使相, 尤用封韩之谋...」这一段记述是《谟祖遗牒交代陈瑚因而「以致谪官, 迁福建龙溪。」的因由。这里陈谟连串用了三个「典故」:「假道灭虞」、「封韩之谋」、「赍钱羁使」。简单地讲,「假道灭虞」是指「春秋时期,晋献公要向虞国借路去攻打虢国,晋灭虢国,又灭虞国。」这里暗喻宋太祖以借口假道「荆南」(即南平、今湖北)去攻打潭州(今湖南),结果既吞南平,又取潭州是963年1-2月间事情。封韩之谋」,取意「先用之,后诛之;杜绝后世非议」(是以汉高祖封韩信,最后又杀韩信故事),好像映射高继冲或什么人的遭遇,总之,高继冲迎宋兵,降宋,被封官,迁河南,移居徐州,最后他于973年死去。无人责宋不是。最后,「赍钱羁使」,又是用了另一典故,流传于五代十国时,是南平国(924-963)本身的故事,其国王高从诲执政时,为取押解「赍钱」,常以留手段将途经荆南往返诸国的使节扣下来,人财两夺,被指称「高赖子」。高从诲死于948年,子高保融,孙高继冲,先后接位。宋太祖963年灭南平时,是高继冲当国王。)然而,从整体看,陈瑚在宋太祖当年假道征荆南这计划中「怎样参与如何惹祸」则没明确交代。模梭隐晦,似是亦非。正如,他被说成「是陈洪进儿子」,又被说成相隔「十二代」或「二十二代」才出生,同样取意「朦胧」引人「猜度」。接着,《谟祖遗牒》又说,「瑚生长子汉、二隆、三烈、四绎、五旋、六东、七宗、八襄、九旭, 皆仕嘉佑为名臣。」这里的年代是北宋第四位皇帝宋仁宗嘉佑1056-1063)时期,陈瑚九个儿子均在当官,并言且有名气。由963年至1063年,合计已是100年。若然陈瑚参与「征荆南」事,暂且不管他的角色成败,很难相信九子「皆仕嘉佑」。同时,「征荆南」这宗事,从宋朝那边看,是成功的!而且只用了两个月。此外,陈瑚父子两代人年岁相距实在太远了!所以,我只能猜,要么,陈瑚是「征荆南战事后许多年才出生」,要么甚至非「陈洪进儿子」。陈瑚若没「参与」963年那宗「灭虞之策」!又或「他之前不是福建人」,於是,我族自那以后才被「谪迁福建龙溪」(一如《谟祖遗牒》所述)。若真,他便「不会」是陈洪进儿子或者「后人」,因正史载,陈洪进是「漳泉」之雄,这是「无可抹杀」之实,又古时「龙溪」也就是「漳泉」,包括今时厦门等地。在正史福建众多族谱中,陈洪进的儿子叫陈文显与陈文颢,孙辈之中也无陈瑚。但进一步推度,若陈瑚当时是陈洪进「子」或「孙」,何用「谪迁福建龙溪」。这是一个「互为因果」结论。我曾说过,「陈瑚」是上延族谱世次的「盲点」,原因亦是在此,要么,讓我們大膽地把他「拉近」他的九个儿子时代,如此這般下接,就能扎实多了。这样,他仍然既可以是陈洪进「后人」,甚至(可以由於任職某地),間而移出移入福建,但不会「仕宋建隆」。这是有关《谟祖遗牒》中的内容「取舍」之一,也是最关键的我族上延第一个「链接」。

 

二、陈瑚参与「征荆南」的历史事件:

 

    让我扫描几段有关宋太祖「征荆南」历史的战事复述和与此相关故事演译。大家可以看出,它里面没有陈瑚可能参与的角色。主意是宋太祖先想到的,负责环节有好几名将臣。而且,前后时间短促,两三个月结束,在宋方面来说是成功的。

 

    以下,是古文中最简单的过程交代:請看附件1(取自宋朝古史編年片段)



收藏 推荐 打印 | 录入:admin | 阅读:
相关新闻       陈天璇 
本文评论   查看全部评论 (20)
表情: 表情 姓名: 字数
点评:
       
评论声明
  • 尊重网上道德,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 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 本站管理人员有权保留或删除其管辖留言中的任意内容
  • 本站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您的评论
  • 参与本评论即表明您已经阅读并接受上述条款
第 20 楼
匿名 发表于 2018-3-6 20:11:55
谟翁遗牒对陈瑚以上世系接续较乱不一定可信。
第 19 楼
匿名 发表于 2014-11-12 8:55:24
回复 陈天璇 的评论
我在另篇评述第一句说:「我在「陈凤台研究」网看了几年,难说看过真正《谟翁遗牒》真本。」意思起码是说,它有「失真」之嫌。我的判断理由,也分别地说了。若要我完全否定它,那又未必,我也不敢。最中肯的讲法应是,「现时我们所能看到的各种版本均不是《谟翁遗牒》真本的原本稿全部原文。」基于它对陈凤台世系的前后世次太重要了。你的评述,应由「陈凤台研究委会」去回答。所以,我始终认为,是后人传抄、延伸、添加时出错漏。
虽然陈天璇宗亲虽说不敢否定《谟翁遗牒》,但以宗亲的角度分析《谟翁遗牒》可用的依据己经所剩无几了。只是自己不说而尔。
第 18 楼
匿名 发表于 2014-5-15 7:04:03
回复 陈天璇 的评论
我在另篇评述第一句说:「我在「陈凤台研究」网看了几年,难说看过真正《谟翁遗牒》真本。」意思起码是说,它有「失真」之嫌。我的判断理由,也分别地说了。若要我完全否定它,那又未必,我也不敢。最中肯的讲法应是,「现时我们所能看到的各种版本均不是《谟翁遗牒》真本的原本稿全部原文。」基于它对陈凤台世系的前后世次太重要了。你的评述,应由「陈凤台研究委会」去回答。所以,我始终认为,是后人传抄、延伸、添加时出错漏。
用陶瓷古董打个比方,我们现在所能见到的《谟翁遗牒》因谟翁是宋人,就相当于宋代陶瓷古董,用的是明代工艺。宗亲不妨细究。
第 17 楼
陈天璇 发表于 2014-5-10 2:29:10
回复 匿名 的评论
现所能见到的《谟翁遗牒》并非陈谟本人所作。
我在另篇评述第一句说:「我在「陈凤台研究」网看了几年,难说看过真正《谟翁遗牒》真本。」意思起码是说,它有「失真」之嫌。我的判断理由,也分别地说了。若要我完全否定它,那又未必,我也不敢。最中肯的讲法应是,「现时我们所能看到的各种版本均不是《谟翁遗牒》真本的原本稿全部原文。」基于它对陈凤台世系的前后世次太重要了。你的评述,应由「陈凤台研究委会」去回答。所以,我始终认为,是后人传抄、延伸、添加时出错漏。
第 16 楼
匿名 发表于 2014-5-5 15:48:11
回复 陈天璇 的评论
让我坚持三点我的拙文评述:一、陈瑚若是陈洪进的儿子或孙,不会参与宋太祖征荆南战役。除非不是。二、陈瑚若「仕于建隆」,儿子不会「仕于嘉佑」,这等于说:父亲一百年前当官,儿子一百年后当官,不合常理,非关名臣与否。三、陈瑚的官衔怎称呼另议,因为没有发现正史文献载过。有旁系族谱称,陈瑚儿子陈烈与陈宗迁香山卜居,这等于挑战陈文并非我族入粤始祖及陈凤台与祖先迁入迁出珠几巷连串叙述失实,谁正谁误,宗亲自行判断。
现所能见到的《谟翁遗牒》并非陈谟本人所作。
热门评论
匿名 发表于 2014-5-15 7:04:03
用陶瓷古董打个比方,我们现在所能见到的《谟翁遗牒》因谟翁是宋人,就相当于宋代陶瓷古董,用的是明代工艺。宗亲不妨细究。
匿名 发表于 2014-4-14 9:07:06
其实《谟祖遺牒》存在不合理的是陈瑚九子仕嘉佑(1056—1063)为名臣,所谓各臣即有名的贤臣。《文选袁宏<三国名臣序赞>》唐吕延济题注:“名臣,谓有贤才,立功业,垂名於后代者也。”
匿名 发表于 2014-4-12 14:05:50
现时对陈瑚官职记载比较详细的是陈瑚第七子陈宗族裔,该族裔在清乾隆二十一年修的陈氏族谱序中记载 :“瑚仕于建隆间为尚书礼部郎 集贤院学士端文殿大学士屡授金紫光大夫”
匿名 发表于 2014-4-12 14:23:14
陈瑚第七子陈宗后代的族谱序中有“陈瑚仕建隆迁福建龙溪”的记载,没有“征荆南”的记载。
匿名 发表于 2014-11-12 8:55:24
虽然陈天璇宗亲虽说不敢否定《谟翁遗牒》,但以宗亲的角度分析《谟翁遗牒》可用的依据己经所剩无几了。只是自己不说而尔。
匿名 发表于 2014-5-5 15:48:11
现所能见到的《谟翁遗牒》并非陈谟本人所作。
匿名 发表于 2014-4-14 21:15:26
鲁迅《坟论“他妈的!”》:
“身分也高了,家谱也修了,还要寻一个始祖,不是名儒便是名臣。”
匿名 发表于 2014-4-17 18:16:59
嘉祐总共对8年,九兄弟,长兄与九弟起码的年龄相二三十岁,能够成为名臣是要盖棺才能定论,稍有一点常识的人都不会认为九子皆仕嘉祐为名臣是可能的,只不过是族人自我感觉良好而已。
匿名 发表于 2014-4-18 15:38:03
假如陈瑚二十多岁仕建隆,他的儿子完全可以仕嘉佑
陈天璇 发表于 2014-4-18 23:18:02
我是说「与常理不合」。若众多宗亲认为,《谟祖遗牒》所述陈瑚宋建隆时做官及九个儿子皆宋嘉佑时做官,虽彼此距百年,亦有可能属实。那么,我所能想到是,真是「空前绝后」、「为辩而辩」而已;否则他们应已列入「旷世之奇」,族谱史书亦早「大书特书」,又何必你我在这里为「寻找依据」而多言。我是习史之人,这已超越我的 「正常讨论」范围。我的参与也就「言尽于此」。曾闻「子百岁,父百岁」传奇,愿陈瑚父子如此,大家开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