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好,游客 登录 注册 搜索
背景:
阅读新闻

新富坑被客匪占据遗牒

[日期:2021-04-19] 来源:陈凤台研究  作者: [字体: ]
 
自辉祖而至而光,二十一世矣。孙讳而光字谦崇号笔耕,为人谦厚而广交游者也。自伯雄祖(明朝中后期)由冲金奇逢始迁海宴街以来,居住上川司衙右边赵元翁一家所住数条地,是吾祖创兴之地。安居乐业而修北桥,猗欤休哉。缘因绣花针王兴作乱,赵禄藉绣花针之内嬖,恃势霸占田庐地基,迫吾祖迁深井旧富坑而居焉,迄今二百余年矣。闻说嘉庆年间,张保仔作乱,贼船数百只,海面纵横,称孤道寡,凡受其害者不少。其船忽由大海而来,犯我疆界。其时耆老父兄,竭力同心,日夜防御,固守村庄,因之以筑富坑村之围墙焉。后因栢大人招安,而境土安宁,自此民安物阜,子孙昌盛。故此又于道了是元年(一八二一年)立新富坑村焉。其时新富坑一支,正粮百余两,秀士屡出,若不为客匪扰乱,日积月累,何难光大其业乎。迨至咸丰初年(一八五一年)红头作乱,占据州县,富坑耆老,捐银起议立局,于深井誓保乡土,一方安之。县令为之奖赏,为方为之颂扬,至今言粮在耳,岂非识见之起等者乎。及至五年(一八五五)客匪又作乱。由鹤山起议,欲尽杀土人,然后争城争国,乃为无敌,自为一家,欲彷嘉应州从前所得之韬略,三复三反,和彼攻此,愚者固为其所欺,即智者亦焉其所惑,其许不亦太毒哉。于是反恩平,扰新会,劫开平,乱新宁,据广海,占那扶,烧村庄,抗官兵,枪女杀男,锄墓毁骨,而新富坑之被陷杀人无数者,咸丰六年(一八五六年)五月十一日也。见者流泪,闻者寒心。其新富坑之杀余逃外者或数家而不遗一人焉;或数家而仅存几人焉,流荡各方,凄惨莫述。及至咸丰十一年,客家郑庸等斟酌,寄信于我,约我回归,请曾县主以“主客”联和,此时我(而光)在顺德龙山小榄居住也。我接得信,竟往新宁上禀. 曾县主看禀准和,当堂议定在深井立局,主理“主客联和”。凡有本地之田典与客家者,限在每一百两银扣二十两公用。不论多少照计。其所典之契务要在联和局给印照准,然后有银交,亦有好多人典田取银出去归用,其功岂非大有益于人哉。谁知立局半年,恩平本地杀胜客匪,故此又逃出外。及后咸丰同治年间,海宴立局(似前辈所说捷胜局)捐银除匪。有善信倾囊而乐助者,有宿怨报仇而喜捐者,用兵数年扫除客匪,尚有余孽尽入曹冲。至同治二年(一八六三年)十一月初旬,富坑之出亡而在外者,始闻(疑作者尚住顺德)而回故土耕种,是时同治三年(一八六四年)有子不识父面,有妻不识夫颜,有老年无所依,有少年不知乡,伶仃孤苦,其村庄无处搜寻,其屋宇尽是粪土。至同治四年(一八六五年)二月初旬,卓兴大人又带客匪回本处安插,此时又罢耕种,又逃出外寻食(即先辈遗言走老卓)至七月,韩端带客匪回那吉(恩平县属)地面,然又回乡(时隔十一年)是时业主之田亩,由局批收数年,不肯归主。于是上城出府互讼而官断三八六二焉,乃局贪心无厌,除三八之沃野归局业主仅得六二之瘠土,以纳粮务以养民生,当此时也又另一番人物矣,贫转为富,富转为贫。予虽有讼田讼山归山归圩出城入扇奔走四方之功,亦唯听天以守己耳,尚敢有怨天尤人哉。
予先父卓尊所传之族谱被匪焚烧,予惧此谱之终失而莫能载迷故于族谱略志之以待后之考证云。
又述而光之生平,自道光廿八年,光亦廿八岁,此时在省城读书。有表侄女嫁与总督祈英第一位师爷刘光健为继室,他请予相会,是以旗下各官并千百把总管等百余人来迎接至总督衙门,相会遐饮数日,何以旗下各官到迎接。因祈英总督是旗下人,光健是他师爷,故有此迎接也。光健问予,欲带予回京打点放官云云。予不欲往,此乃大失机会也,此亦予风水命运使然也,予之不去,盖有故焉,何也?予之身上几代并无有四十一岁寿者,故此不欲去也。于是所交之人闻吾言者皆曰:若尔三十一岁之时,各人必来增寿贺喜。乃至卅一岁,果有那扶营都闸府派手下官陈宝铭到来送赆增寿贺喜,又有乡坤陈中礼、陈升象、陈甘顺及各处乡绅亲戚,人民叔侄等亦送烧猪来增寿贺喜,共有二十余个烧猪。自后每年生日,各处必到来增寿贺喜,可谓奇矣。至于土客联和,予操生杀之权,总理人民事务,四方归之,更又奇矣。故此载之宗谱,以志其行为焉。
 
 同治十年仲春日二十一世孙识

收藏 推荐 打印 | 录入:admin | 阅读:
本文评论   查看全部评论 (0)
表情: 表情 姓名: 字数
点评:
       
评论声明
  • 尊重网上道德,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 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 本站管理人员有权保留或删除其管辖留言中的任意内容
  • 本站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您的评论
  • 参与本评论即表明您已经阅读并接受上述条款
热门评论